林书没再碰元明之,要管家带着煲好的鸡汤送上主卧,安抚好他再回来。

管家才是那个里里外外都装了回好人的家伙。

林书趴在桌子上,看着管家下楼,低低叹气,“小元休息了吗?”

管家点点头,他离开时把元明之哄上床了。

林书摘了眼镜,脸埋进胳膊肘里,声音闷闷的,“怎么会这样啊……啊啊啊…我不是恶毒男配啊……”

“我是要做小元孩子干爹的,好父亲啊……”

管家翻了个白眼,没理会林书的哭嚎,回去找了份资料,用档案夹的豁口戳了戳林书。

“起来看看,这是向允止和安礼的资料。”

林书摆了摆胳膊,不耐烦地发脾气,“什么啊,不是要你找柏朝吗,这二位又是哪路神仙啊。”

管家顿了顿,回道:“李叔说这两个人付先生一直在查,我以为会有用。这位姓安的医生,之前是负责照顾小元的。”

林书忽然坐直了身子,戴上眼镜,煞有其事的读起资料。

他一拍桌,把茶盏都震得抖了抖,“了不得,向允止还反查过付哥!”

向允止的确查过,初次遇到元明之的时候,他更多的,则是查了元明之的事,自然也查到了柏朝与付约的恩怨。

林书记下向允止的联络方式,夸起管家来,“真不错,升职有望,好好干。”

管家配合的笑了笑。这个位子,还有升的必要吗。

付约是半夜回宅的,家里人都睡下了,只剩管家去迎他。

他询问了遍元明之的状况,这个时间,元明之应该也睡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