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明之呆呆的,他听不懂付约在说什么。

这懵懂的眼神好像透过他在看另一个自己。

付约喉咙发干,没再说话。

元明之伸手摸了摸付约的胡茬,很干净,也不扎手。

那副细细软软的小嗓子,犹犹豫豫地开口问道:“付哥哥…?”

付约愣住,他点了点头。他想知道元明之会对梦里的他,说些什么秘密。

元明之推了推付约,“不可以…在这儿睡,会被打的……”

付约不松手,反而抱紧了他,满眼心疼,“他经常打你吗?”

元明之小声哼哼,手又推了推,“我好疼的…,他踹过来,我要…翻好几个跟头呢。”

这话听着好笑,可付约想起来,那个月元明之发情,他的确把元明之踹的连滚带爬,还撞上了衣柜,好几个星期,元明之后背都横着一道青紫没消退。

元明之推不动他,也就不推了,蜷起腿,眼睛一眨一眨地看付约,“付哥哥…以后可不可以,不要梦见你了。”

付约拧起眉,收紧了力道,要把元明之牢牢抱在怀里,他颤抖着嗓,吞下口水,慢慢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元明之没回答。

只是付约瞧见了他后颈的烙印,心里隐隐有了答案。

他给元明之带来的伤害,已经是元明之做梦安慰自己都抚不平,压不下去的了。

元明之感觉脖颈滑下几道温热湿润的水流,他歪着头,摸了摸付约的身体,这次的梦,触感好真实呀。

“你哭了吗,付哥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