付约不忍去看,草草扫了一眼,喉头哽咽,“医生…还说什么了。”

管家低下头,“元少…,元明之身体很虚弱,再怀孕的机率…很小。”

听到这句话,付约头晕目眩,差点没站稳,他扶住墙,喘了两口粗气。

疯了。

他毁了元明之的所有。

一个Omega,无法被标记,无法生育。元明之离开他,这辈子也不会有人再去接纳他了。

这不就是他想要的结局吗。

他不就是想元明之一无所有,沦为一个玩物吗。

付约掏出烟盒来,朝管家摆了摆手,“知道了,送林书回去吧。”

烟草也没法冲净心里的杂乱,付约捏了把烟盒,光了。

他在露天阳台,抽光一整盒烟,颓废的,就如同五年前,失去一切时的模样。

付约望着天空,湛蓝的颜色,和元明之漂亮的眼瞳,如出一辙。

他闭上了眼,哭得很悲伤。

“我该怎么面对你。”

元明之的手脚是他打断的,后颈的烙印也是他做的,就连孩子,都是他一步步折腾没的。

心里一遍遍强调,都是元明之不识好歹,都是他不听话,是他咎由自取,罪有应得。

泪干了,却没有答案。

付约从天台下来,心情沉重,他走到元明之的病房前,脱掉了满是烟味的外套交给保镖。

床上的人,只占了一小部分。本身就像个孩子一样的小家伙,也会怀孕了。

他拖起元明之的小手放到脸边,轻轻蹭着。细细去看元明之的手,上面刮了几道划痕,也不知道去哪儿伤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