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8写到自闭,不想起标题(? ?︿ ??)(1/2)

元明之在医院躺了一周,今日是出院的日子,他直愣愣地看着窗外自由飞翔的鸟儿,下了床,手伸到窗外去抓,自然什么也没抓到。

眼神呆滞地望了望自己空空如也的手,元明之憋了嘴。

他不知道自己怀了孕,当然也不会知道孩子没了。

只是疼的久,又活了下来。

对这个世界,不再抱有任何期待了。

管家进来时看见元明之站在窗边,连忙把他抱回床上。

他揉着元明之的头发,蹲下身子,对上这双漂亮的眼眸,里面无光无彩,呆滞无神,实在是可怜。

管家叹了口气,“小元…付先生今天忙,我负责接你出院。有什么不舒服的,要跟我讲,好吗?”

元明之像是听懂了,又像是没懂,他低下头,声音细细软软的,说出的话却让管家冒冷汗。

“我怎么…还死呀……”

管家忍不住要哭,抱了抱他。

这是得把人折磨成什么样,才会刚从鬼门关活过来,又求着去死。

领他去地下车库这一路,管家发现,元明之走路一瘸一拐的,从来都是被拖着,被抱着,等元明之自己走起路来,才知道他腿脚不便。

路上,管家和付约通了话,询问元明之接回宅安置在哪。

原先的小屋,没暖气没热水,付约也不是不知道。

他沉着嗓,缓了一会才说:“送去主卧。他…身子好些了吗?”

管家看了眼后座的元明之,又睡过去了。他点点头,“好些了,医生说他的胃可能有炎症,等身体恢复些,再去医院复查一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