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书从看到元明之后颈的付字开始,就全身发冷。

他意识到付约迟迟不肯罢休的原因,不单单只是元明之骗了他的家财那么简单。

元明之半天也没去碰那块糕点,他捂着小腹直冒冷汗,干呕的心思都起了,哪里有力气再去吃东西,更别提是丢在地板上,要他像狗一样进食。

林书几乎要停手,他只想再逼付约一把,只要付约肯心软,不管查出真相是什么,他都要打得柏朝把错全认了,烂在肚子里。

林书掐着管家的手,字字咬齿,“还不去帮忙。他不肯吃,不会喂吗?”

管家哪里做过这样的大恶人,腿都要软了。抱元明之过来的时候,怀里一阵一阵的散着血腥气,他觉得元明之再这么被折腾下去,早晚要没命的。

他靠在林书身边,小声提醒,“停吧,弄死了怎么办。”

林书没停,元明之本来也是害的付约一无所有的罪魁祸首,如果付约对他有感情,大可既往不咎。

如果没有,受点罪也是应该的。

林书哪里知道元明之在付宅没有一天好日子,囚禁,强-暴,施虐,被打断了手脚,被烙了印。何止是一丁点儿的罪,天下难熬的酷刑,没一个是他没熬过的。

两个人一个干站着,一个不肯动。

付约笑了笑,“小书,想法不错。”

付约招来佣人,去准备辣椒水和食管,又问了元明之一遍,“不吃?”

元明之无力地摇头,哪管付约动手塞进来,只怕也会吐出去。

他跪在付约脚边,低着头,嘴唇被咬的出血,可依然挡不住小腹的阵痛。

付约亲手拉过食管灌满了辣椒水,手上沾染了红油,落在林书眼里,就像血淋淋的鲜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