银行经理挂断了电话,想堆笑,怎么也堆不出来,嘴角抽搐,尴尬难看,“您,您看…办成了。”

付约腿叠着,手里把玩着珠串,坐在沙发上,面前跪着银行经理,还有…李管家。

顶灯淡淡的光晕照下,看不清面色,但俨然不算高兴,付约比了个手势,银行经理被保镖带了出去。

付约怎么也没想到,元明之能这样轻车熟路的跑走,甚至汇走卡里的钱也悄无声息,是李管家在暗着帮忙,压着消息。

身边的人接二连三的背叛自己,连从小看他长大的李管家也如是。

付约瞧着很稳重,只是颤抖的嗓出卖了他的情绪,“为什么?”

管家一言不发,他无法解释。

五年时间,付约变了太多。从前温温和和的贵公子,现在只要碰到关于元明之的任何事,就像发了狂的狮子,见谁都要咬去一块肉来。

他只想元明之能与付约此生不再相见,这样无论对谁,都好。

付约睫目垂了下来,珠串链子被捏断,颗颗砸落在地板上,空旷的厅内,听着令人心底发寒,“你走吧。”

老李站直了身,临走时深深望着付约,离开了这个他看到大的孩子。

付约被骗到一无所有,身边只有他跟着,现在付约东山再起了,也没什么可担忧的,但情爱这东西,旁人也是插不上手的。

老李走的时候,只留下一句话。

——“先生…,放过自己吧。”

付约点了支烟,尼古丁在肺里滤干,把火气滤了个干净,满心的怅然。

放过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