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谈了一些需要带的相关证件,约定好了时间,电话便挂断了。

元明之紧张到手心全是汗,付约要是知道自己划走他六千万,会不会把他的心肝脾肺全摘了拿去卖钱。

摸了摸后颈,细长的疤痕突起还软软的,吞下口水。

搞钱…真是件危险的事。

管家端着小米粥过来,看见元明之脸色苍白,还以为他知道了向允止今晚要夜不归宿,心里难受。

“元少爷,先生酒量不好,人不清醒,也是没办法的事。”

元明之啊了一声,没大明白,“什么?”

“…您不知道?先生和安医生今晚不回来了,先生喝的烂醉,已经和安医生在附近的酒店住下了。”

……

担心好多余,向允止造孩子的进程是真的快,一点不枉费他在危险边缘搞来贺礼钱。

小米粥里混着小肉段,一看就是向允止的吩咐。右手已经可以慢慢活动了,只是使不上力,握着勺子都拿不稳。

元明之放弃了,老实地换手喝粥,腮帮子被填满,眼睛一眨一眨的在发呆。

向允止和安礼是他的救命恩人,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忙,估计下次发情期就是他上天的日子。

这六千万的事,千万不能让付约查到。

-

晚宴上,付约遇见了安礼。

而安礼挽着的男人,便是元明之逃跑接纳他、帮助他、甚至有可能觊觎他的向允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