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明之湛蓝的大眼睛在灯光下扑闪扑闪的,软糯糯地好奇问了嘴,“去哪儿呀?”

安礼生着气,咬牙切齿,故意胡乱说,“民政局,登记,注册,结婚。”

向允止:“……?”

“你居然…觊觎我的美貌?”

元明之愣了愣。

安礼和向允止原来是两情相悦的关系呀。摸了摸后颈,这下可不能麻烦向允止咬一口了。

安礼看到他失魂落魄地摸后颈,只想把牙打碎了,连忙改口道,“我们开玩笑的,你别当真。”

元明之才不信,“放心吧安礼,我一定会努力克服发情期的,抑制剂也很管用的。”

想了想又觉得不够,他握住了安礼的手,面色严肃,“明天一定要去呀!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,不,听我解释…”

两个人异口同声,面面相觑,“你闭嘴!”

夫夫默契。

元明之都替他俩害臊。

他屁颠颠下床,一手牵着一个,给送出门,笑盈盈地对二人摆着手,“今晚好好休息呀!”

门外又吵了几句,渐渐安静了下来。

元明之爬回床上,捡起报告单,上面乱七八糟的英文看的不大懂,嘀嘀咕咕,“什么呀…不就是睡懒觉吗。”

元明之才不想说出去,每天睡的久,是因为梦里的付约,太温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