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先生…要带元少爷回去吗?”

管家看着后视镜,上一次见到付约这样失仪还是元明之不见的那日。

眼皮子抬了抬,付老板微微点头。

“动静小一点。”

游街巡演,付约隔着人海只能望见被抱起的元明之,白花花的围脖,毛绒绒的,随风在抖。

点上支烟,尼古丁刺激下稍稍舒缓了恼怒。

车子重新启动,绕过广场,开到了后街,没再停留。

广场中央搭了个戏台子,歌手轮番献唱,没有多好听,只听个稀奇。元明之湛蓝的眼珠子却瞪个滚圆,捏了捏向允止的手臂,指向一处发气球的玩偶熊那儿。

去领气球的,大多都是小孩子,像元明之这么大的,还真有些不好意思。

向允止拖屁股的手臂坏心眼的颠了颠他,“不害臊。”

嘴上这样说,却一点没停着,抱着他朝工作人员走了过去。结果玩偶熊不给,厚重的熊掌指向戏台子,下一场是魔术表演,带机关的木箱正一摞摞被搬上台。

“要配合演出才给吗?”元明之蔫巴巴的拽紧了向允止的袖口。

“…好好好,怕了你了。”

戏台的高度正好到腰,把人一放将将好落在上头,向允止拍了拍他的小屁股,“去吧,小祖宗。”

保镖受到指示守在戏台子周围,向允止挤在人海里,高挑的身材却一眼就能望到,令人心安。

魔术先是抽纸牌,变小金鱼,一件件惊奇又巧妙。向允止还专程录了下来,存下小金鱼从元明之手心里滑出来时,他震惊可爱的表情。

压轴的大木箱被打开,俗套的凭空消失魔术,不过是有机关暗口,可以将表演者移动出去,事先询问过工作人员,小门就在戏台子的后方,已经有保镖在等了。

表演在一片掌声中结束,却迟迟不见元明之回来,等来的只是急到满头大汗的保镖。

“人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