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、另娶?(1/2)

折尽春风 !浮生偷得半日闲,忙了数月尉东霆自然不肯放过这个和爱妻卿卿我我好机会,一上午时光都床上度过,云翡被折腾实又累又困,连起床力气也没了。

尉东霆将饭菜拿来,亲自床上喂她吃。

云翡一想到他方才霸道强势,自己哀求央求恳求统统没用,硬是被他翻来覆去地折腾,便恼不行。此刻见他温柔体贴正人君子模样,也不客气,对大将军颐指气使,好一顿使唤,这才解气。

吃过饭之后,她便直接睡到傍晚时分。

醒来之后尉东霆已经不别院,秋桂小声进来禀报:“夫人,将军回了州牧府,晚上要很晚才回来,将军交代,夫人不用等他。”

云翡心知尉东霆一定是回去照顾尉卓了。骤然失去小皇帝和太后,对野心勃勃,一直借助皇帝名义把持朝政尉卓来说,几乎是个致命打击,难怪他会一病不起。

从心底里,云翡就一直不喜欢尉卓这个权倾朝野心机重重丞相,甚至还隐隐有些怕,所以尉东霆将她安排别院,她反而落得个自由自。但这样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,她如今已经是尉家儿媳,不可能对尉卓总是避而不见。而且身为尉家妇,孝敬公婆是天经地义之事。但作为云定权女儿,尉卓对她不喜是必然,到时候不知是否会刁难她。想到这儿,她隐隐有些忧虑。

因为下午睡得太多,入夜之后,云翡毫无睡意,提着一盏灯,到了后花园,登上假山上凉亭。

她坐那儿,看着繁星月,心里不由想起母亲和阿琮。父亲已经称王,想必已经派人去将母亲和弟弟接到京城来。

她一直支持父亲,就是想着会有这样一天,父亲得偿所愿,母亲苦甘来,但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。现,他身边有了林清荷,有了赵晓芙,还有英承罡,接下来或许还有许许多多她根本想都想不到人。

林清荷有兄长林青峰撑腰,赵晓芙是父亲心上人,母亲人老珠黄,又没有如何背景,王后之位怎么都落不到母亲头上。阿琮不必说,父亲素来就不喜欢他,有英承罡,恐怕太子之位阿琮想都不必想了。

云翡越想越觉得憋闷愤怒。为母亲不值,为阿琮担忧。

一想到英承罡对自己和阿琮恨意,她心里是深深忧虑,母亲性情柔弱,恐怕护不住阿琮,万一英承罡对阿琮下手夜风料峭,她怀抱双臂,突然惊出一身冷汗。

夜静无声,突然,下面响起脚步声,清幽月光下,一道熟悉身影登上了假山。

云翡起身上前两步,扑入尉东霆怀里,紧紧抱住他腰,仿佛这样,才能驱散心里恐慌和担忧。

尉东霆受到美人投怀送抱待遇,真是受宠若惊,抬头摸着她脸蛋道:“阿翡,你怎么这儿冷不冷?”他将她搂怀里,顺势握住她微凉手,放掌心里。

云翡靠他怀里,吸取他身上暖意,许久没有说话,像一只小猫一样往他怀里拱了拱,喃喃道:“东霆,我娘和阿琮怎么办?”

尉东霆思忖片刻,道:“阿翡你多虑了,你娘和阿琮都是云家人。你爹就算不喜欢他们,也不至于会对他们不利。”

云翡:“我担心不是我爹,而是英承罡。他将阿琮视为眼中钉,现我爹又自立为王,英承罡肯定还惦记着太子之位,阿琮就加危险。”

“你说不错。那你想怎么做?”

云翡气道:“我想将阿琮接出来,可是又心有不甘。我爹能有今日,全靠我外公起家,我娘对他可谓是倾所有,万贯家财都给了他。可是他却这样对待我娘。我若将阿琮接走,岂不是正中了英承罡下怀?我外公家产,我娘半生心血都为他人作嫁衣裳,想想我便觉得憋闷,这口气我咽不下去,我要替我娘和阿琮讨还公道。”

“你说不错,可你我以何名义去插手云家家事?你已是尉家妇,而我”尉东霆苦笑:“是不必说了。他恐怕见到我,便想要杀之后。”

云翡叹道:“那怎么办?我又担心阿琮安危,又不甘心父亲将这一切本该属于阿琮东西都给了别人。”

“我可以派人将他们接到这里来。但就怕你爹也不会答应,毕竟是他妻儿,焉有送到仇家道理。”

云翡觉得这样也不行,就算他肯,尉卓也未必肯,夫家和娘家势同水火,云翡早就算过夹中间滋味一定不好受,今天果然是步入了这个进退维谷左右为难局面了。

她半晌没有说话,幽幽地叹了口气:“我为什么会嫁给你?”

尉东霆一怔,立刻便问:“怎么,你后悔了?”

“我没有后悔,只是你和我爹站对立立场上将来若有一天,你和他战场相见”她说到一半,突然停住,扬起脸看着他,清幽月色,给他俊美眉目增添了温柔缱绻之色。

她痴痴看着他,忽一笑,声音清脆豁达:“算了,车到山前必有路。我也不去想那么多了,今朝有酒今朝醉,明日散发弄扁舟。他虽然是我父亲,可是我心却向着你。若有那么一天,我也不会帮着他,我希望夫君大获全胜。”

这句话,让尉东霆心里又惊又喜,百感交集,他捧起她脸蛋,感慨道:“阿翡,有你这句话,我此生足矣。我答应你,若有不得不兵戈相见那一天,我不会伤他性命。”

云翡点了点头,问道:“爹病好些了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