折尽春风 !35、V章

云翡见他没有行动的意思,有点急了,时间紧迫,那有机会磨磨唧唧害羞扭捏讲究什么非礼勿动非礼勿视啊,性命才是最紧要的,趁着这会儿没人守在跟前,赶紧逃命要紧。

眼下正是晚饭时分,云翡猜想劫匪可能是见自己和陆源还未醒来,便先去吃饭了,大约一会儿工夫便会过来,可是陆源还在红着脸纠结磨蹭。

云翡当机立断,一改温柔可爱的面容,凶巴巴道:“脸皮重要还是命重要?我都不介意,你扭捏什么,快点把裙子叼起来。”

这口气,简直就像是吩咐家里的小狼狗,去,把那根骨头给我叼过来。

陆公子的脸更加红的一塌糊涂,可是手脚被缚,也就只有嘴巴可以动了,无奈之下,他一狠心趴过去,低头弯腰,咬住云翡的裙子往上扯。

云翡的小腿上绑着布条,那柄匕首就插在里面。

匕首紧贴她的腿,这个高难度的任务实在是叫他羞窘尴尬的无地自容,夏天衣衫单薄,隔着一层薄如蝉翼的白纱裤,他不仅感觉到了她温热的体温,还闻见了一股淡淡的少女体香,和她袖管里的那股味道一模一样,他心跳失了控,头昏脑涨,两眼冒金星。

云翡一个劲的催他快点。唉,他没有昏过去,已经很好了。

他咬住匕首使劲往外拽,急促的呼吸热热的喷在了云翡的腿上,她本就怕痒,再一看他呲牙咧嘴咬着匕首的样子,那里还有那个清高倨傲,眼睛长到头顶上的贵公子模样,简直就像是叼着骨头的大狗。

她实在忍不住想笑,但是又不敢出声,硬生生憋的身子一颤,这下可好,匕首一下子碰上他的鼻子,疼的飙泪。

陆源顶着一张喜蛋脸,眼泪汪汪地看她:“你别动。”

云翡咬着唇点头,拼命忍着笑。

陆源叼着匕首使劲往外抽,可惜牙齿的力道毕竟有限,他还未将匕首抽出来,就听见外面传来说话声。

“这碧烟弹就是好用,不费一刀一剑,就能将人迷倒,省了打打杀杀的功夫。”

“还是当家的计策好。陆家那几个侍从个个武功高强。若是真的打起来,咱们可不能这么轻易得手。”

“这会儿工夫他怕是该醒了吧。”

眼看有人来了,陆源急忙松开嘴,来不解将她的裙子咬下来,云翡急中生智,将右腿蜷在下面,用左腿盖住了匕首。

房门被人打开,呼啦啦一下子进来十几个男人,清一色的黑色衣裤,乌泱泱地站在两人跟前,顿时有一种乌云压顶的感觉。

云翡紧张起来,情不自禁地靠向陆源。

可恶的是,这些人一进来,不关注陆源,全都齐崭崭盯着她猛看,而且毫无忌惮地当着她的面便议论起来:

“她是谁?这小子的丫头?”

“瞧这打扮跟相貌,怎么可能是丫头,八成是他的小媳妇。”

“胡说,这小子还没成亲呢,我看是在京城的相好。”

轰的一声,厅内的男人哈哈大笑起来。

云翡又羞又气,若不是手脚被缚,简直想要跳起来打人。陆源也窘的脸色通红,但心里却又有异样的一丝甜蜜。

云翡气恼之余,心里又松了口气,看来她猜得不错,这些劫匪的目标不是她,而是陆源。她只不过有些倒霉,被捎带着劫了。

一群人正在嬉笑,突然,厅外的曲廊上响起“啪嗒啪嗒”的脚步声,不急不慢,轻缓从容。

厅内的笑声骤然停住,这些人立刻规规矩矩的站到了门口,一副恭迎圣驾的模样。

云翡情不自禁地对外看去,可惜视线被花厅的雕花门挡住,只闻其声不见其人。

那脚步声徐徐而来,让人禁不住屏住了呼吸。云翡生平第一次感到一个人的脚步声竟然可以如此好听,仿佛是清风里有人悠然地打着竹板,竟然生出踏板而歌的味道。

她简直都忍不住想要站起来看看这脚步声的主人。终于,门口走进来一位脚踏木屐的男子。云翡怔住了,这位劫匪,完全出乎了她的想象。

他身形颀长,身着一袭宽松的白衫,袍脚寥寥几笔画着水墨的青竹,发上别着一根沉香木簪,脚下是一双木屐。飘逸出尘的装扮,就像是一位不食烟火的隐士,周身上下,找不出一丝一毫的匪气,只觉得无比的清雅脱俗。

众人拱手施礼,恭恭敬敬地称呼他:“庄主。”

庄主?云翡一瞬不瞬地看着他,这人到底多大年纪?